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东施娘_曲郁山崔柠小说东施娘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151 ℃
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东施娘_曲郁山崔柠小说东施娘

曲郁山崔柠小说

东施娘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曲郁山崔柠的小说名是《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是由东施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纯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生病曲郁山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一本狗血复仇文里的炮灰攻霸道总裁,原主把主角受当成替身,对他虐心加虐身,把人养成了一只金丝雀,后来白月光和主角受联合把他整得家破人亡。清醒过来后曲郁山觉得剧情还能在抢救一下,于是约主角受去了酒店,掏出了最新的一叠高考密卷。“不做完,不准走!”他霸道地对主角受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曲郁山崔柠的小说名是《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是由东施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纯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生病曲郁山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一本狗血复仇文里的炮灰攻霸道总裁,原主把主角受当成替身,对他虐心加虐身,把人养成了一只金丝雀,后来白月光和主角受联合把他整得家破人亡。清醒过来后曲郁山觉得剧情还能在抢救一下,于是约主角受去了酒店,掏出了最新的一叠高考密卷。“不做完,不准走!”他霸道地对主角受说。

免费阅读

  陆临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面他还是一个大一新生。他由于长得高,被教官拎出来喊口号。大艳阳天,他也不免被晒得两颊微红,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在想如果能喝一口水就好了。

  “老板,来瓶水。”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他们训练的地方旁边就有一个小卖部。

  陆临夏没忍住回了头,然后就看到一个男生站在小卖部门口。那个男生从冰柜里拿了一瓶冰水之后,就一边拧开盖子一边转身往外走。

  陆临夏突然看清了那个男生的脸,那张脸很好看,尤其是脸上的那双桃花眼。对方拧开盖子,就喝了一大口水。陆临夏盯着对方上下浮动了的喉结,情不自禁地吞了下口水,而与此同时,自己的臀.部也被踹了一脚。

  “陆临夏——你在干什么?”伴随着教官一声怒吼,不远处的那个男生似乎也吓了一跳,往这边看了过来。陆临夏和对方的视线就对上了,然后那个男生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就转身走了。

  “我是疯了吗?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陆临夏被罚站的时候也情不自禁想。

  画面一转,那是他上大学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平安夜那天晚上他收到了很多礼物和苹果,不过他拒绝了所有人的邀约,而是去了学校门口的一家小理发店。

  刚走到理发店不远处,就看到一个男生穿着很薄的棉衣,蹲在地上吃盒饭。那个男生一边吃一边抖,手冻得通红,陆临夏听见理发店里传出来一个男人的怒骂声。

  “懒猪,一天就知道吃吃吃,客人一个都没有,你还好意思吃啊?”那个男人骂得很难听,“如果不是我愿意收留你,你早就睡大街了!”

  陆临夏皱眉,走了过去,他直接蹲在了男生面前,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戴到了男生的脖子上。

  那个男生愣了下,有点呆地抬起头,就看到陆临夏站了起来,对着理发店里面喊:“老板,理发吗?”

  陆临夏要理发,还特意钦点男生帮他剪头发,因为店外的温度实在太低了。男生犹犹豫豫地说:“可是我不会剪头发,我还只学了洗头发。”

  陆临夏看着对方已经有了冻疮的手,就说:“我头发今日洗过了,你不用洗了,发型的话,光头你总会剪吧。”

  “啊?光头?”18、19岁俨然是男孩子最爱美的年纪,基本上没人愿意理个大光头,尤其还是在这大冬天。

  陆临夏盯着镜子里的对方,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学校元旦排话剧,我演一个绝症病人,需要光头出镜,你帮我剪吧。”

  老板给男生拍了下,“客人都说了,你就剪,我去看电视了,有事叫我。”老板收了陆临夏一百块钱,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今晚待会早点关门。”

  男生抿紧了唇,勉勉强强地上手了。陆临夏倒一点都不担心,还跟对方聊天。

  “傅意浓。”

  “嗯?”男生表情很严肃。

  “今天是平安夜。”

  男生哦了一声,突然对上镜子里对方的眼神,不知为何,他脸突然红了,还好只是很浅的一层红,这冬天也可以说是冻的。

  “我有礼物想送给你。”陆临夏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他踢了下脚边的两个袋子,“礼物在里面,待会我离开了,你再看。”

  男生脸更红了,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陆临夏也有点心虚地移开视线,特意来送一个男生礼物感觉有点奇怪。

  等陆临夏顶着一个大光脑瓜子出去的时候,傅意浓才把两个袋子拿起来,他拍了拍袋子外面,就把袋子放到了自己腿上。

  他带着一丝紧张先打开一个袋子,就看到袋子里面放了很多东西——

  最上面是一个苹果,底下有护手霜、大红铁暖手宝、手套、黑色耳罩,最底下的是一本书。

  傅意浓沉默了,过了一会,才把另外一个袋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件黑色羽绒服。

  ***

  陆临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他先恍惚了片刻,才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临夏。”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来。

  陆临夏转头去看,才发现病房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大哥。

  陆家大哥熬了整宿,看到自己弟弟醒了,心里才稍微安了安。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床边,“如果你才不醒,我就要找那些庸医麻烦了。”

  陆临夏垂下眼,把被子掀开,就要下床,“我没事。”

  陆家大哥拦住了陆临夏的动作,“你去干嘛?”

  “我要去看浓浓。”陆临夏说。

  陆家大哥皱了下眉,冷声说:“他已经死了。”

  陆临夏愣了下,才抓住陆家大哥的手臂,“你说什么?”

  “我说他死了,尸体已经搬到太平间了,你不用去看了。”陆家大哥话刚落,就看到他一向温文尔雅的弟弟脸涨得通红,甚至脸上的表情有了几分扭曲。

  “你放屁!”陆临夏大吼。

  陆家大哥眉头皱得更深,“谁让你这样跟大哥说话的?”

  陆临夏一把把人推开,连鞋子都不穿就要往外跑。陆家大哥头次见到陆临夏这样,又气又怒,一把抓住对方,“你去哪?”

  “我要见浓浓。”陆临夏整个人在抖,牙齿都碰撞出声音。

  陆家大哥深吸一口气,才说:“人没死,现在在重症监控室。”

  陆临夏安静下来了,他闭了闭眼,回头把鞋子穿上就准备走。

  “临夏,你忘记你答应了我什么吗?”陆家大哥阴森森地开头。

  陆临夏摇了摇头,“我没忘记,但是,大哥,我一直很尊敬你,也很听你的话,可是我不能再听下去了。”

  陆家大哥浓眉一挑,是个盛怒的样子,“你这是要跟我作对?你忘了安娜了?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陆临夏胸口起伏得厉害,他惨笑了一声,“大哥,因为爸爸的事,你一直气我,也不准我带浓浓回来,这没事,可是你明明知道安娜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浓浓的,你还跟安娜一起逼我。”他顿了下,声音突然嘶哑起来,“可是傅意浓是我的命,傅意浓是我的命啊!”

  陆临夏突然弯下腰,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陆家大哥怔了下,才立刻上前接住陆临夏下滑的身体,对着门口大喊:“医生!医生!”

  ***

  安娜躲在一旁,看到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冲进了病房,她听到了自己大哥在怒吼。

  安娜脸变得很白,她听到了陆临夏的最后一句话。

  “可是傅意浓是我的命,傅意浓是我的命啊!”

  安娜在原地站了一会,才转身走了,她一步步往前走,眼泪不停地从眼睛里流下来,她伸手去擦眼泪,可是眼泪好像怎么都擦不完。

  “今天是你生日啊,想好要许什么愿望了吗?”傅意浓头上戴着一个小彩纸帽,脸上还画了几道鲜艳的颜色。他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下,蛋糕上的蜡烛烛火照耀在傅意浓的脸上,渲染出暖黄色的暧m。

  陆临夏盯了傅意浓一会,才笑着说:“我的愿望是希望你陪我一辈子。”

  傅意浓眼睛微微瞪大,然后脸微红,声音里带着几分恼怒,“油嘴滑舌。”

  陆临夏摸住对方的手,“我认真的。”

  傅意浓把手抽了回去,“一辈子这么长,指不定我后面喜欢上别人了。”

  陆临夏回答得很笃定,“不会的。”

  傅意浓跟陆临夏大眼瞪小眼一会,他没有反驳,而是说:“那你呢?”

  “我啊,我会爱你一辈子。”陆临夏微微一笑。

  傅意浓没有笑,而是表情严肃,“记住你说的,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陆临夏被人抬到床上的时候,意识模模糊糊的,他伸手想抓住什么,最终只能抓到虚无的空气。

  “临夏,你清醒点,临夏。”

  陆临夏眼泪盈眶,他终于发现自己已经错了太久。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那他一定不会再松开傅意浓的手,可是人生不能重来。


标 签曲郁山崔柠小说 曲郁山 崔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