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迟绾厉爵砚小说_爱你更比寒冬寒叙凉苍耳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30 ℃
迟绾厉爵砚小说_爱你更比寒冬寒叙凉苍耳

爱你更比寒冬寒

叙凉苍耳 著

完本免费

迟绾厉爵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爱你更比寒冬寒完整版免费,《爱你更比寒冬寒》是叙凉苍耳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厉爵砚迟绾,主要讲述的是迟绾爱厉爵砚入骨,为了厉爵砚,她瘸了一条腿,在一个女人最爱美的年纪,成了一个残废,可厉爵砚却始终不愿意回头看她一眼.....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迟绾厉爵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爱你更比寒冬寒完整版免费,《爱你更比寒冬寒》是叙凉苍耳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厉爵砚迟绾,主要讲述的是迟绾爱厉爵砚入骨,为了厉爵砚,她瘸了一条腿,在一个女人最爱美的年纪,成了一个残废,可厉爵砚却始终不愿意回头看她一眼.....

免费阅读

  厉爵砚冷酷的笑了笑,继续看文件。

  他和迟绾,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唯有恨意。

  当初厉氏集团一直被其他的企业压制,后来和迟家联姻后,厉氏集团才展露锋芒,这些年也因为迟昊的关系,厉氏集团混的风生水起,圈子里有很多人都说厉爵砚是靠女人上位的,每次听到这些,厉爵砚心中对迟绾的憎恨,便增加一层。

  “叮铃。”

  电话响起将厉爵砚的思绪打断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在看到是叶柔的电话之后,厉爵砚脸上的寒冰逐渐温和下来。

  他靠在椅子上,语气温和道:“比赛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你在下一次的比赛,别怕。”

  “我知道的,爵砚,我听说绾绾生了一个女儿,恭喜你。”

  叶柔低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出来,隐隐有些落寞。

  厉爵砚淡漠道:“那个女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要不是迟绾那个贱人算计我,怎么会有那个孩子,中午想要吃什么?我等下过去接你。”

  叶柔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羞涩道:“你决定就好。”

  厉爵砚和叶柔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叶柔放下电话,脸色难看的看着手机。

  迟绾,你就算是用尽心思嫁给了厉爵砚又如何?在厉爵砚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工于心计的贱货罢了。

  就连你生孩子,爵砚都不理,真是可怜虫!

  女人原本柔美的唇,勾起一抹异常恐怖阴毒的弧度。

  她相信,过不了多久,厉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

  “厉爵砚这个人渣,他竟然敢这个样子对你?你是傻了还是疯了?竟然没有和你爸说?厉氏集团就算现在风头在怎么强,也比不过你们迟家,他凭什么这么对你?要不是你,厉家有今天的地位吗吗?”穆棱怒气冲冲的对着迟绾低吼道。

  穆棱是迟绾的闺蜜,她出身军人世家,脾气火爆,嫉恶如仇,非常护短。

  原本迟绾要嫁给厉爵砚这件事,穆棱就非常不赞同,她非常不喜欢厉爵砚,谁让厉爵砚对迟绾这么差,对叶柔那个麻袋那么好,看着就让人恶心。

  “穆棱,我没事。”看着穆棱怒气冲冲的样子,迟绾心中带着些许暖意。

  她知道穆棱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只想要尽自己的努力,得到厉爵砚的喜欢。

  “你真的太傻了,你是从迟家的千金小姐,要什么样子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扒着这个厉爵砚不放?他这个样子伤害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你。”看着迟绾到了现在还记挂着厉爵砚,穆棱气的要炸毛。

  “穆棱,你还没有这么深沉的爱过一个人,所以你不会明白我心中的感受,等你爱上这么一个人,你就会明白我今天做的事情。”迟绾轻轻的扭动着自己的手指,盯着自己素白的手指,自言自语道。

  “你这是在作践自己。”穆棱丢下这句话,怒火朝天的离开了迟绾的病房。

  作贱自己吗?迟绾看着穆棱离开的背影,眉眼间带着浓浓的哀伤。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执着是在作贱自己?可是她已经走在这条路上,不撞南墙是绝对不会回头。

  迟绾生产,厉家没有人过来看迟绾一眼,王岚知道迟绾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嗤之以鼻。

  她向来重男轻女,要是迟绾生了一个儿子,或许她还会过去看迟绾一眼,现在只是一个女儿,她便懒得过去看迟绾,她也不怕迟家会怪罪厉家,毕竟厉爵砚这些年将厉家的势力发展的很大,就算迟昊真的要动厉家,也不是这么轻而易举的。

  迟绾心酸的握紧拳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她没有料到,厉爵砚竟然真的这么狠心,一眼都不愿意过来看她?迟绾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的时候,可以下床走动,她每天都会过去保温箱那边看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心变得非常柔软。

  迟绾今天刚看完孩子就要回病房的时候,却看到坐在自己病房等着自己的叶柔。

  叶柔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整个人显得异常柔媚可人。

  她见迟绾进来,扬唇亲昵道:“绾绾,你身体好些了吗?我知道你生了一个女儿,得空过来看你,孩子还健康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滚。”迟绾看到叶柔就觉得恶心,叶柔什么心思,迟绾在清楚不过了。

  她向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不像叶柔,将自己伪装的那么完美。

  “绾绾,我知道你记恨我抢了法国这一次的设计比赛的名单,可是这是迟总的意思,毕竟你怀着孩子,所以迟总让我代替你参加。”

  叶柔被迟绾用这么嫌弃的声音对待,脸上没有生气,只是显露出些许委屈。

  迟绾用力的握紧拳头,清丽漂亮的脸上满是寒气道:“叶柔,你将我的设计图偷走,还恬不知耻的在厉爵砚的面前说我抄袭你的,你真是不要脸,我真是后悔当年怎么会答应让你住在迟家。”

  “那原本就是我的设计图,要论抄袭,原本就是你抄袭我的作品,在学校的时候你就仗着自己是迟家的千金小姐,将所有的好处都抢走了,迟绾,你也不过就是比我多了一个好出身罢了,要论设计天赋,我比你更厉害。”

  叶柔看着迟绾,也没有在迟绾的面前伪装下去。

  “给我滚,我不想要看到你。”迟绾用力的捏住拳头,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指着门口对着叶柔低吼道。

  叶柔看着迟绾那副样子,讥诮的靠近迟绾消瘦羸弱的身体道:“迟绾,你费尽心机利用你们迟家的势力财力强行让爵砚娶了你又如何?几年的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形同虚设的厉太太的滋味过得很不好吧?你真是一条可怜虫,一个跛子,还想要得到爵砚的爱?真是不自量力。”

  “贱人。”叶柔的话刺中迟绾心底最柔软也是最敏感的腹地。

  这些年,明里暗里讥讽她是跛子瘫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迟绾一直隐忍着不发作,假装坚强,可是被自己的死敌这般挑衅,迟绾怎么都没有办法忍受。

  她一直佯装的平静被撕碎,她抬起手便朝着叶柔挥过去,叶柔却一把抓住迟绾的手,可是很快,叶柔便弯唇眼底划过一抹诡异松开迟绾的手,迟绾的巴掌便重重的落在了也叶柔的脸上。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安静的病房显得异常突兀。

  “迟绾,你他妈的在做什么?”

  厉爵砚今天抽出时间特意过来看迟绾一下,毕竟迟绾是他的妻子,迟家的势力还在,厉爵砚也不想要闹得太僵,谁知道一过来便看到迟绾抽打叶柔。

  厉爵砚的脸色倏然阴冷下来,上前将迟绾推倒在地上。

  迟绾原本腿脚不方便,加上生产没有多久,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哪里经得住厉爵砚这般粗鲁的对待。

  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牵扯到了已经缝合的伤口,疼的脸色发白。

  “爵砚,不怪绾绾,是我让她不高兴了,法国的设计比赛,是绾绾一直想要参加的,这一次被我截胡了,她心里怨恨我也是应该的。”

  叶柔靠在厉爵砚的怀里,异常委屈娴雅的对着厉爵砚说道。

  “贱人。”迟绾撑着身体,漂亮的杏眸满是愤怒的瞪着叶柔。

  “你在骂一句。”厉爵砚眯起狭长的凤眸,松开叶柔,直接站在迟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迟绾。

  “她难道不是贱人吗?明明知道你是我的丈夫,还勾 引你,不仅勾 引你,还勾 引法国那边的评委,厉爵砚,你以为叶柔是冰清玉洁的白莲花吗?她早就已经被别的男人玩烂了,为了可以上位,她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也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

  “迟绾,你再敢羞辱叶柔一句,我掐死你。”

  厉爵砚蹲下 身体,五指掐着迟绾的脖子,像是要将迟绾的脖子扼断一样。

  迟绾看着男人冷峻冰冷的表情,他的眼睛是最漂亮的,深邃的像是深夜的星空,可是……这双眼睛里,从来就没有丝毫无情,冷的像是寒潭的水。

  迟绾就这个样子看着厉爵砚,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滴在了厉爵砚的手背上。

  这些年,她在他的面前总是不肯低头,总是用言语激怒厉爵砚,没有人知道,每次看着厉爵砚的背影,她都很痛苦,她只是想要厉爵砚回头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就够了。


标 签爱你更比寒冬寒 迟绾 厉爵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