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by叶重阑_陆长平谢玄元小说叶重阑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394 ℃
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by叶重阑_陆长平谢玄元小说叶重阑

陆长平谢玄元小说

叶重阑 著

连载中免费

暴君让妃染指下下载,皇后很忙暴君给本宫让开,暴君夫人又怀孕啦全文免费阅读,陆长平谢玄元最新章节列表,主角是陆长平和谢玄元的古代纯爱佳作《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是由网络大神叶重阑所写,小说讲的是身为一国之君的陆长平在继位后把国家治理的极好,唯一的缺点是妹控晚期,当妹妹被迫要去和亲时,陆长平想了半天最终决定换上女装替妹嫁给无情暴君谢玄元,陆长平没料到暴君竟对他一见钟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暴君让妃染指下下载,皇后很忙暴君给本宫让开,暴君夫人又怀孕啦全文免费阅读,陆长平谢玄元最新章节列表,主角是陆长平和谢玄元的古代纯爱佳作《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是由网络大神叶重阑所写,小说讲的是身为一国之君的陆长平在继位后把国家治理的极好,唯一的缺点是妹控晚期,当妹妹被迫要去和亲时,陆长平想了半天最终决定换上女装替妹嫁给无情暴君谢玄元,陆长平没料到暴君竟对他一见钟情......

免费阅读

  陆长平看着换了一身衣服就彻底变了个人的“谢言”,两眼一黑,差点直接倒在地上。

  所以他之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不仅顺手救搭救了敌国暴君,还跟暴君本尊表示,自己其实很讨厌他?

  陆长平听说过,自暴君继位以来,反对他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多少年了,都没有人敢在暴君面前这般放肆。

  怪不得昨夜的“谢言”态度突然变得那般奇怪……

  由于过分震惊,陆长平甚至没有察觉暴君在第一眼看见不戴帷帽的他时,眼底隐隐闪过的那抹惊艳。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谢言……不对,是谢玄元,已经将目光从他脸上收了回来,换上了一副高贵冷艳的表情,开口还是惯常的欠揍语气。

  “怎么?现在知道朕是谁了,开始后悔了?”

  很不幸,陆长平此时的心情真的被他说中了。

  悔,他真的悔死了,当初为什么会一时心软给那个暴君鸡腿吃?为什么还手欠地帮他包扎伤口?

  要是他心狠手辣一点,将人扔在那座破庙里不闻不问,说不定暴君现在已经把血彻底流干净了。

  谢玄元等了半天,饶有兴趣地看着陆长平脸上的表情变换,不知自己一个人脑补出了什么,忽地绽开一抹笑意。

  不论为人,单论颜值,就连陆长平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暴君生得明眸皓齿、俊美夺目,真心实意笑起来的时候显出一种纯净无害的少年感,极具欺骗性。

  盯着陆长平的脸看够了,暴君便毫不客气地进了屋子。

  从门外到屋中那几步路他走得慢且稳,并不需要人搀扶。

  若不是陆长平昨夜亲眼看见过暴君腿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只怕根本不会相信眼前的人双腿差点叫人给废掉。

  在经过陆长平身前的时候,暴君的手也没老实,指尖微微一勾,便将陆长平的下巴挑了起来,略微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看在你昨夜心甘情愿为朕牺牲名节的份上,朕就姑且饶你一命,不再计较旁的事情了。

  只是你答应过要帮朕一个忙,此事是容不得反悔抵赖的。”

  两人距离骤然拉近,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垂,陆长平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处于完全放空的状态。

  待到他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暴君已经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坐在了窗边的黄花梨木罗汉椅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他陆长平……刚才居然被敌国暴君给调戏了!?

  不用想也知道,那暴君敢在大庭广众下如此调戏他,必定是无度惯了。见他男扮女装打扮成昭平的模样,一时见色起意,就想占他的便宜!

  陆长平心中已经将对方鞭尸了几个来回,竭力安慰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他会手刃这个下流的暴君。

  暴君要摸脸就让他摸个够,反正又少不了一块肉。等逮到机会,就让他十倍百倍地付出代价。

  冷静下来之后,陆长平心里反倒有些庆幸,幸好没让昭平嫁给这个色胚。

  谢玄元仍旧坐在窗边,但显然是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忍不住开口催促道:“怎么这般没有眼色?你坐过来,朕有话要问你。”

  那暴君竟还说他没眼色?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别人来看他陆长平的眼色。

  陆长平默默攥紧了拳头又松开,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将谢玄元当场暴揍一顿的冲动。

  顺着谢玄元手指的方向,在暴君的对面落座。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之后才发觉,屋中的氛围有些奇怪。刚才整个屋子的太监宫女似乎都偷偷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陆长平暗自疑惑,不就是赐个座吗,至于这般大惊小怪?

  想他在南楚的时候,见不得朝中那些上了年岁的老臣颤颤巍巍地站在他面前同他议事,时常会让人给他们搬上把椅子。

  至于他妹妹昭平,只要他能坐着,是绝不会让昭平在他面前站着的。

  谢玄元见他总是走神,很是不满沉下脸色威胁:“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朕面前总是想着别人?”

  陆长平眼看着暴君又要像昨晚那样犯病,生怕对方又给他下药,只好暂时收回思绪,顺手拿过桌上的纸笔肉麻地写道:

  “没想着别人,我只是在想陛下。”

  谢玄元那双颜色有些特别的棕灰色眼眸在那个“我”字上略微停顿了一下,本想指责对方居然敢在他面前不用谦称。

  但到底被那句话哄得开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了陆长平。

  他冷哼一声:“刚才只是提醒你一句,朕谅你也不敢想别人。”

  闻言,陆长平执笔的右手抽动一下,在心中暗骂:暴君的脸皮当真是厚如城墙。

  却不料他这点细微的动作也没逃过谢玄元的眼睛。

  暴君俊眉微蹙:“你的手抽筋了?要不要朕找个太医帮你瞧瞧?”

  此时此刻,陆长平连气顾不上生了,只剩下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和暴君两人,大概永远都没法在一个频道上正常交流了。

  他不想兴师动众真的把太医叫过来,只好转移话题:“手没有抽筋。方才只是在思量陛下要让我做的事,一时不察,差点将墨汁滴在桌上。”

  谢玄元看了这句话,不禁心情大好。

  “难为你如此上心地要替朕做事。”他面带笑意说到此处,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有些尴尬地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该来的还是来了!

  陆长平原本是用了妹妹昭平的身份来到北卫。可是陆昭平和亲路上遇刺一事尚未查明真相,一时之间敌我难辨。

  若是贸然承认自己是“昭云公主”,暴君就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和颜悦色地同他说话,甚至还要跟他做交易了……

  说句实话,陆长平还真的很好奇,谢玄元口口声声让他帮的究竟是什么忙。

  “怎么了?你不方便说?”

  见陆长平没有立刻在纸上写字,暴君似是愈加好奇。

  “就算你不说,朕也有的是办法将你差得一清二楚。只是到时候,你便要背上个欺君之罪,被拉去凌迟处死了。”

  滥用刑罚,果真是个暴君!

  陆长平愤愤看了他一眼,左右都是个欺君之罪,他还怕了他不成。抬笔在纸上写了个潇洒的“萍”字。

  谢玄元被玉面朱唇的美人含怒带嗔地一瞥,只觉得心跳骤然加速,血液加速上涌,白皙的颈项竟然有点泛红。

  若不是他自诩定力过人,只怕早就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了。

  心动过后,他这才低头细看坐在他对面的美人刚才到底写了什么。

  见只是一个“萍”字,并没有姓氏,也不觉得奇怪。

  当下,南楚和北卫的女子地位仍旧比男子低上许多,只有出身高门大户的贵族女子才能在出嫁前拥有自己的姓氏。

  剩下的无数平民女子,有的甚至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取上便草草嫁做人妇。直到死后,出现在她们墓碑上的仍然只有她们夫君和父亲的姓氏。

  谢玄元盯着那孤零零的一个“萍”字……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何对方一开始不愿意告诉他了。

  这美人定是觉得自己出身卑微,配不上他这个九五之尊,这才遮遮掩掩不愿据实相告。

  而对方未来的夫家,八成也只是看中了她的美色,这才同意了这门亲事。

  将前因后果完整地脑补出来之后,谢玄元给了陆长平一个同情的眼神再次保证道: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朕说过,只要你做到了朕让你做的事,定会保你一生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陆长平原本还在因为这个临时编的名字太过普通,连个姓氏也没有,恐怕会引得暴君起疑而忐忑不安。

  听暴君这么一说,他满眼疑惑地抬起头。

  妄自菲薄?他究竟哪里妄自菲薄了?他好歹是南楚的一国之君,若是连这点最基本的自信都没有,还如何统御百官、治理万民?

  然而不待他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暴君就顺势将他握笔的右手拢在手心,郑重其事地说道:

  “朕让你做的事情说难也不难。

  后日,南楚昭云长公主便会到达皇都与朕和亲,但是朕压根不想娶她。”

  说到这儿,谢玄元看着一脸震惊的陆长平,露出一个冰冷阴郁的笑容:“在那天,朕会先迎娶你,然后昭告天下毁掉这份婚约,将昭云长公主扣押在北卫。”

  “朕听说昭云公主的兄长——南楚的那位陆陛下,最是宠爱他这妹妹。

  你猜,他若是知道朕不仅当众悔婚,羞辱了他妹妹,还将人关进了冷宫,会不会疯了一样地与朕开战?”

  陆长平听完暴君满含恶意的引战计划,因为震惊和气愤睁大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

  若不是尚存一线理智,他可能真会像暴君所说的那样,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传闻没骗他,这谢玄元不止是暴君,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想来他之前那三任未过门的未婚妻,都是被他当做了左右朝政的筹码,用类似的手段除去的。

  “怎样?你对朕的安排可还满意?”

  谢玄元说完自己的计划,略带一丝骄傲地看向面前的美貌“女子”,看起来像是在期待得到对方的认同。

  陆长平勉强维持镇定,半晌才敷衍地挤出几个字来:“陛下自然是英明神武,举世无双。”

  英明神武是不存在的。至于举世无双,谢玄元确确实实是渣得“举世无双”。

  暴君当然不曾料到,这句话背后是陆长平忍着恶心,故意内涵自己。

  被夸了之后他看陆长平果真又顺眼了几分,只觉得这女子不仅长相清丽动人,性格也通情达理。

  全不似那群各家挖空心思塞进后宫的莺莺燕燕,整日不是在扭捏作态,就是被他吓得战战兢兢如同缩着脖子的鹌鹑。

  思及此处,谢玄元忍不住伸出手,再次触碰了一下美人白皙细腻的脸颊,难得地放柔了声音:“阿萍,朕没有看错,你果真和他们都不一样。”

  陆长平哪里想到暴君说话的时候这么喜欢动手动脚,叫起人来又这么腻歪,那一声和他名字同音的“阿萍”听得人头皮发麻。

  他不着痕迹地避开暴君苍白冰冷如同死人的手,将宣纸翻了个面试图委婉提醒那暴君注意一下影响:“陛下,这么多人还看着呢。”

  “这有什么要紧?”谢玄元有些扫兴地皱了皱眉,随后漫不经心地威胁道,“谁敢到处传闲话,朕便拔了他的舌头。”

  此言一出,陆长平竟无法反驳。怪只怪暴君当皇帝的路子太野……

  他决定将计就计,若只是被暴君揩几下油,再装模作样成个婚便能解决威胁南楚的一个大祸患,那绝对算不上吃亏。

  既然暴君无耻,那就得让暴君为这份无耻付出生命的代价。

  以和亲公主的身份也好,以现在这个平凡民女的身份也好,只要能近得了暴君的身,他便能以侍寝为由头,神不知鬼不觉地要了对方的狗命。

  就在陆长平算明白了这笔账,打算咬牙继续与暴君虚与委蛇的时候。谢玄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面上又现出些许烦恼的神色:

  “对了,你可听说过南楚的昭云长公主?朕听旁人说,她可是南楚的第一美人。大婚当日,她必定会出现。

  虽说你也不差,但到那日还是要精心梳妆打扮,定要压过那昭云长公主一筹,免得叫旁人笑话了朕的眼光。”

  不仅听说过,那还是我妹妹。

  陆长平瞥了一眼想得美的暴君,在心里冷笑一声,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原来这狗男人不仅想占他的便宜,还想要让他出门撑场子。

  他妹妹昭平是南楚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岂是随便找来个什么人就能比得过的?

  若是大婚当日,昭平本人真会出现,那陆长平说什么也不会厚着脸皮答应下来。

  但现在,他们兄妹二人中只有他一人身在北卫,他倒是不介意顺水推舟地哄哄那个暴君。

  反正,这人过不了多久就要做他的刀下鬼了。

  见他竟然毫不推辞地应下了,暴君瞬间转忧为喜:“好生准备,想要什么胭脂水粉、衣裙首饰尽管告诉朕。后日大婚可千万别叫朕失望。”

  在看向陆长平的时候他脸上仍旧带着笑意,说出的话却恶意不减:“朕就是要让那南楚皇帝看看,他的亲妹妹是如何被朕偶然捡到的乡野村姑比下去的。”

  那暴君,居然说他是乡野村姑。

  陆长平被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缓不过劲来。

  暴君的眼睛是瞎了吗?哪家的村姑像他这般识文断字?哪家的村姑像他这般知书达理、顾全大局?

  一番接触下来,陆长平可以断定,北卫暴君谢玄元不傻。

  说他是村姑,绝对是在故意贬低他,然后以此进一步恶心那个他以为远在天边,实际上近在眼前的南楚皇帝。

  谢玄元并不知道他这一番话,就已经将对面的人连续冒犯了两次,还在自顾自地闲聊。

  陆长平用仅剩的一点耐心又继续敷衍了暴君几个回合,总算熬到了对方离开的时候。

  只不过令他略感意外的是,谢玄元离开居然是为了处理宫中积压了几天的奏折。

  原以为暴君行事这般荒唐,平日里肯定沉迷享乐不理朝政。谁料到,谢玄元虽然是动辄诛人九族的暴君,却并不是不理朝政的昏君。

  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何谢玄元继位之后北卫国力不降反升,成了北境不得不防的心腹大患。

  据陆长平所知,北卫的先帝共生了九个儿子,个个都颇有能力。但是老皇帝怕太子坐大抢了自己的位子,于是一直拖着不肯立太子。

  等到他年迈之时,不立太子的恶果就显现出来,他的这些儿子为了太子之位明争暗斗,甚至不惜在北卫境内燃起战火。

  然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些为了皇位争得你死我活的皇子最终都惨淡收场,到最后反倒便宜了年纪最小,未来得及参与皇位之争的九皇子。

  谢玄元初被太后扶上帝位之时只有十五岁,听说他那时候还不是像现在这般杀人不眨眼。

  也不知道后来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先是发动宫变架空太后,然后开始在朝中大肆屠杀与自己意见不合之人,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陆长平并非不理解那个暴君想要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但凡当上了皇帝,又有谁会不想普天之下唯我独尊呢?

  但他一直很清楚,这个暴君心黑手狠,不仅对政敌是如此,对普通百姓更是如此。

  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敌国暴君,便是南楚如今最大的威胁。

  所以不仅仅是为了昭平,就算是为了让南楚百姓能远离战火安居乐业,谢玄元这个人也不得不除……

  ……

  陆长平原本还担心暴君还会再来纠缠自己。

  但令人庆幸的是,谢玄元坚决不肯将政务假手他人。在接下来的时日里,暴君不仅要处理政务,还要筹备大婚。

  听宫人们说暴君寝宫紫宸殿的灯火一晚上都没熄。

  陆长平想到自己舒舒服睡觉的时候,暴君正在熬通宵,不由得心情大好。就连之前被暴君摸脸调戏的怒火都消了大半。

  只可惜这份好心情仅仅持续到第二天晌午。晌午才刚过,尚衣局的大队人马便带着数百匹锦缎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他暂住的怡宵宫中。

  为首的掌事女官毕恭毕敬地给陆长平行过礼,然后告诉他是陛下命她们来准备大婚那日要穿的礼服。

  陆长平粗略看了一眼来的人数,竟足足有百余人!宫女们捧着花式各异的大红锦缎,在阶下站了好几排。

  这哪里像是要娶个用来羞辱敌国君主的工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暴君是在准备大张旗鼓地纳后。

  陆长平一边在心里抨击暴君的奢侈靡费,一边思考着怎么才能快点将这帮人打发走。他可不想将半日的时间都搭在挑衣服上。

  说起来,连他自己都尚未娶后纳妃,竟不知道女子在正式嫁入皇宫之前要经历这么繁琐的程序。

  陆长平走下宫殿的石阶,装模作样地过了一遍第一排宫女手持的衣料,被一片喜庆的大红色晃得眼花缭乱。

  他对衣料这种东西并无研究,从来都是宫里做出来了拣顺眼的随意挑上几件。

  慢慢地宫里的人也就揣摩出了他的喜好,再呈到他面前的衣服再没有他看着不顺眼的。

  甩手掌柜当惯了的陆长平,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一大堆红彤彤的锦缎之间到底有何差别。

  他没再看后面的,只随手指了两匹纹样不是那么夸张的锦缎就要送客。

  说到底这不过是暴君要装模作样地和他假成亲,他干什么那么真情实感?

  一直跟在陆长平身边伺候的宫女霁月年纪尚小,见他一副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忍不住劝道:

  “女郎何不再多看几眼?成婚对女子来说是头等的大事,一生也只能有这么一回,更何况还是嫁给陛下。

  连奴婢们都看得出来,陛下对女郎是真的很不一样。”

  陆长平停下脚步,略带些好奇地看了她一眼。霁月伶俐,见他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便大着胆子继续说下去:

  “奴婢进宫快十年了,还从未听说过陛下主动给别人赐过座,更别说叫这么多宫人给谁做衣服了。”

  那是因为暴君要利用他,当众打“昭云长公主”和南楚皇帝的脸啊。陆长平默默接了一句,不禁感叹这个小丫头还是太年轻、太傻。

  谢玄元这种狗皇帝,一肚子坏水,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对人好?

  他正在心里这么骂着,就听到宫人通禀,陛下听说尚衣局的人已经到了,特地赶来陪他试衣服……


标 签陆长平谢玄元小说 陆长平谢玄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