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锦心似玉电视剧原著小说_锦心似玉谭松韵钟汉良徐令宜罗十一娘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2191 ℃
锦心似玉电视剧原著小说_锦心似玉谭松韵钟汉良徐令宜罗十一娘

锦心似玉谭松韵钟汉良

徐令宜罗十一娘 著

连载中免费

徐令宜什么时候爱上十一娘,庶女攻略by吱吱百度云,庶女攻略肉肉总结,庶女攻略番外完整版19楼,锦心似玉电视剧定妆照,锦心似玉电视剧演员表,锦心似玉电视剧女主,锦心似玉电视剧谭松韵,锦心似玉原著小说在哪看?由钟汉良谭松韵主演的古装电视剧《锦心似玉》改编自网络大神吱吱所写的原创佳作,主角是徐令宜和罗十一娘,小说讲的是明朝中期罗家逐渐败落,家族解决方式是通过联姻走出困境,聪明内敛的罗十一娘被选中,她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成了大将军徐令宜的夫人,看成为将军夫人的罗十一娘将在徐府有怎样的遭遇?徐令宜和罗十一娘夫妻二人在共度危机中互生情愫最后立下誓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徐令宜什么时候爱上十一娘,庶女攻略by吱吱百度云,庶女攻略肉肉总结,庶女攻略番外完整版19楼,锦心似玉电视剧定妆照,锦心似玉电视剧演员表,锦心似玉电视剧女主,锦心似玉电视剧谭松韵,锦心似玉原著小说在哪看?由钟汉良谭松韵主演的古装电视剧《锦心似玉》改编自网络大神吱吱所写的原创佳作,主角是徐令宜和罗十一娘,小说讲的是明朝中期罗家逐渐败落,家族解决方式是通过联姻走出困境,聪明内敛的罗十一娘被选中,她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成了大将军徐令宜的夫人,看成为将军夫人的罗十一娘将在徐府有怎样的遭遇?徐令宜和罗十一娘夫妻二人在共度危机中互生情愫最后立下誓言.....

免费阅读

  十一娘一怔,忙道:“快请进来。”

  陶妈妈应声而入,看见十一娘正散着,忙道:“哎呀我的夫人,您这个时候怎么就把头散了。几位姨娘还等着给您磕头敬茶呢?”又指挥琥珀,“快帮夫人把头绾起来吧!”

  十一娘和琥珀都很吃惊。

  “都还没吃饭,等着见您!”陶妈妈不无得意地道。

  十一娘不由朝窗外望去,琥珀却是有些紧张地“嗯”了一声,忙将散了的头重新绾成高髻。

  “不过是几位姨娘罢了。”陶妈妈笑道,“又不是见什么贵客,随便绾起来就成了!”说着,她接了琥珀的手,三下两下帮着十一娘绾了个十分漂亮整齐的纂儿,又从妆匣子里找了对珍珠耳坠给十一娘戴上,低声道:“那文姨娘的眼睛贼尖,像这样莲子米大小的南珠,一模一样的一对十分难得。”然后从十一娘的衣柜挑了件大红色云纹褙子,“这屋里,也就只有您能穿红了。”

  这就是所谓的低调的华丽吧!

  十一娘大开眼界。

  这个陶妈妈,真是一把好手。

  不过,这恐怕也在元娘身边学的吧!

  她心情有些复杂。让琥珀把早已准备好给几位姨娘的见面礼带上,随着陶妈妈去了堂屋。

  陶妈妈就轻声地嘱咐她:“您不用理她们,她们让您舒服了,您就给个笑脸,不舒服了,直接走人。”

  这是让她在几个姨娘面前保持上位者的喜怒无常从而达到震慑从属的效果呢?还是觉得她年纪小不懂事呢?

  十一娘笑着没有做声。

  陶妈妈已笑着亲自去撩了帘子:“几位姨奶奶快请进,再晚点,夫人就歇下了!”

  有三个女子鱼贯着走了进来。

  最前面的是文姨娘。

  她依旧梳了堕马髻,神色妩媚,只是耳朵上的坠子换成了猫眼石的,微微动,就闪烁着变幻莫测的光芒。

  跟着她后面的是乔莲房。

  她穿了件豆绿色柿蒂纹杭绸褙子,绾了个牡丹髻,戴了串莲子米大小的珍贵头箍,偏插了朵酒杯大小的珊瑚玳瑁绿松石宝结,打扮得十分华丽。

  最后进来的是个三十岁的妇人。

  她穿了件翠蓝色素面杭绸褙子,头规规矩矩地绾了个圆髻,插了支嵌蜜蜡石的赤金簪子,戴了朵大红色绢花,珠圆玉润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安,显得很憨厚。

  这位应该就是秦姨娘……

  十一娘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她的身上。

  看样子,应该是从小就服侍徐令宜的。

  她思忖着,文姨娘已笑盈盈曲膝行了一个福礼:“恭喜姐姐,贺喜姐姐,得了一品夫人的诰命。”说着,她抬睑扫了陶妈妈一眼。

  看样子,是想挑起陶妈**不平……

  十一娘想着,却看见陶妈妈冷冷一笑,望着文姨娘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来。然后指了秦姨娘道:“这位是秦姨娘,闺名叫石榴。”

  文姨娘是直接进的门,但秦姨娘却是在文姨娘之前生下了孩子。元娘一直拿捏着这事,没有给两人一个明确的排行。所以大家只能文姨娘、秦姨娘的叫着。陶妈妈第一个向自己介绍秦姨娘,也有些趁机反击文姨娘刚才无礼的意思。

  十一娘微微笑着,就看见秦姨娘立刻上前跪在了她的面前——要不是琥珀眼急手快地递了个垫子过去,她就要跪在青石地砖上了。

  她恭敬地给十一娘磕了个头,然后接过一旁小丫鬟茶盘里的茶,双手举过头顶:“夫人,您喝茶。”

  十一娘笑着接过茶盅象征性地啜了一口,然后送了一对碧汪汪的翡翠手镯给她做了见面礼。

  秦姨娘接了镯子,沉默地退到了一旁。

  文姨娘就上前几步,笑盈盈地跪在了垫子上,给十一娘磕了一个头,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姐姐”。

  秦姨娘是婢女出身,不能喊正室姐姐,文姨娘这一声姐姐,也颇有些回击陶妈**意思。

  十一娘喝了她敬的茶,送给一对赤金嵌红宝石石榴花耳坠给她做见面礼。

  乔莲房却是表情淡淡地跪下给十一娘磕头、敬茶,轻轻地喊了一声“姐姐”。

  十一娘送了一串碧玺石的佛珠手串给她。

  陶妈妈就笑道:“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夫人要歇了。”

  乔莲房听了转身就走了。

  文姨娘却笑着拉着秦姨娘给十一娘行了个礼才转身离开

  乔莲房,还保留着几份赤诚……

  十一娘微微一笑。

  “夫人,就应该这样。”陶妈妈表扬着十一娘,“不能远了,也不能近了……”

  她正说着,有小丫鬟来禀,说徐令宜回来了。

  这么早就回来了!

  大家都很意外。

  陶妈妈正要去撩了帘子,徐令宜走了进来。

  看见陶妈妈,他眼底闪过一丝意外。

  陶妈妈忙笑道:“几位姨娘要来拜见夫人,我帮着引荐了一下。”

  徐令宜点了点头,先去了净室。

  十一娘叫了春末和夏依进来服侍徐令宜沐浴。

  陶妈妈就小声地告诉十一娘:“春末和夏依是半月泮的婢女,您要是不喜欢,就打回去好了。”

  既然这样还带过来服侍,说不定是怕她身边的人做得不好,也可能是徐令宜用惯了。没弄清楚情况前十一娘不想改变现状。

  她只是朝着陶妈妈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陶妈妈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琥珀忙悄声地道:“小姐,不能把春末和夏依打回半月泮。既然特意地带过来,肯定是平常就服侍的十分周到。万万不能退回去。”

  “我知道!”十一娘对琥珀快的反应很满意。

  她安排好值夜的人,徐令宜梳洗完毕从净室里出来了。

  琥珀忙带着人退了下去。

  徐令宜突然道:“小五陪着他们去看杂耍了。我就和三哥先回来了。”

  是在向他说明吗?

  不管怎样,这是个好习惯,值得鼓励。

  十一娘就笑着“嗯”了一声。

  徐令宜站在那里,有片刻的恍惚。

  好像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很温和……不像昨天,一直忍着,一声也不吭……后来也没有哭,只是小声地问他……他帮她喊了丫鬟来,还向他说了“谢谢”……谢谢……

  他眼底就闪过一丝嘲讽。

  自己要是不那么做,恐怕她以后在府里寸步难行!

  不知怎地,元娘的影子突然浮现在徐令宜的脑海里。

  她算准了自己决不会坐视不理吧——不管是为了谆哥还是为了体面……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有些烦燥起来,抬头朝十一娘望去。

  她正在铺床。

  动作娴熟、利落。

  徐令宜突然想到了她为自己掖被子时的轻柔来。

  她好像很擅长做这些照顾别人的事……

  念头闪过,他眉头微蹙。

  或者,她经常做这些事,所以才会很熟练甚至擅长?

  思忖间,十一娘已转身笑望着他:“侯爷,您是这会睡?还是等会睡?”

  徐令宜现她语调不快不慢,声音柔和清晰,给人镇定从容的感觉,听着十分舒服。

  他想了想,道:“还是早点睡吧。明天要早点起来,去宗祠行礼,然后去弓弦胡同。”

  十一娘“嗯”了一声,服侍他然后去吹了灯,窸窸窣窣地躺在了他的身边。

  她就这样睡在了自己的身边……

  徐令宜心里怪怪的。

  好像昨天什么也没有生似的!

  过了半晌,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她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他又翻了个身,面对着她。

  她依旧没有动静。

  朦朦胧胧中,徐令宜看着妻子弓着身子侧躺着,一手放在枕头上,一手搭在被褥上,表情恬静。

  睡着了……

  徐令宜不由愕然。

  ******

  两世为人,没有比昨天晚上更糟糕的经历了。

  最坏不过如此……

  何况,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她没有资格去伤春悯秋!

  十一娘数着绵羊睡着了。

  第二天被人推醒。

  “时候不早了!”

  十一娘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什么时辰了?”

  旁边的人“啪”地一声打开怀表:“卯初过两刻了。”

  十一娘松了一口气:“还好!”

  旁边的人笑道:“还好什么?”

  十一娘完全清醒过来,转头对徐令宜笑道:“还好有侯爷喊我起来!”

  徐令宜一怔。

  十一娘已披衣下床,喊丫鬟打水进来。

  徐令宜跟着起了床,和十一娘各自梳洗一番,就去了太夫人那里。

  天还没有亮,太夫人那里已是灯火通明。

  看见徐令宜和十一娘,早已收拾妥当的太夫人目光一暗:“走吧!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

  徐令宜立刻上前扶了太夫人,出门坐车去了位于徐府最东边的宗祠。

  里面除了徐家列祖列宗的牌位,还有徐令宜的父亲和病逝的二爷徐令安和元娘的牌位。

  十一娘现徐令宜的目光在元娘的牌位上停留了良久。而太夫人强忍着眼泪看他们行了庙见礼,走出宗祠就低声地哭了起来。

  “娘,您别伤心了!”徐令宜赶紧安慰母亲,“大家不是好好的吗?”

  太夫人却携了十一娘的手:“我没事,我没事。我这是高兴。”

  十一娘见太夫人伤心,眼角不免有些湿润,忙掏了帕子给太夫人。

  太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们快回去吧!免得舅爷来接人找不到我们。”

  三天回门,罗振兴应该来接十一娘。

  一行人坐车回了太夫人处,刚坐下,姚黄已笑着进来禀道:“舅爷来接四夫人回门了。” 太夫人忙请了罗振兴进来。 罗振兴给太夫人行了礼,将装着一瓷瓯糯米饭,两尾鲢鱼,一盘肉饼的红漆描金食盒呈给了太夫人。

  杜妈妈接了,服侍徐令宜和十一娘吃元饭。

  太夫人则请了罗振兴坐下说话。

  徐令宜和十一娘象征性地吃了一些,然后辞了太夫人,随着罗振兴去了弓弦胡同。

  罗振达、余怡清和钱明在大门口等,看见马车,迎了上去。

  下了马车见过礼,徐令宜和十一娘去了大老爷、大太太处。

  二太太、三太太、四娘、五娘、十娘、大*奶、三奶奶还有罗振开、罗振誉、王琅等人都在屋子里等他们。

  十一娘看见十娘很是吃惊,但看她神色如常,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安慰。

  王琅见到徐令宜表情有些阴晴不定,但还是上前给他行了礼。

  徐令宜对王琅笑着点了点头,态度很冷淡。

  女眷却不同,围着十一娘七嘴八舌地,二太太还大笑道:“我们的一品夫人回来了。”让十一娘颇有些不自在——毕竟,被人忽视那么久,突然站到聚光灯下,任谁也得有个适应的过程。好在十一娘稀奇古怪的事遇到的多,笑着“二婶”、“三婶”的挨个挨个地喊着,把二太太这句话沉了下去。

  三太太就笑着拉了十一娘:“快进去吧,大伯和大嫂在等你们呢!”

  徐令宜和十一娘就去西次间。

  大老爷和大太太早就坐在了临窗的大炕上等。

  徐令宜和十一娘跪下给两人磕了头。

  罗振兴和大*奶分别把他们搀了起来。

  大老爷满面笑容地望着他们,亲切地问徐令宜:“十一娘没给侯爷添什么麻烦吧?”

  十一娘不由冒汗。

  做为岳父,大老爷的态度是不是太恭谦了些?

  而徐令宜的回答更让她意外。

  “十一娘大方有礼,家里人都很喜欢。”

  十一娘忍不住看了徐令宜一眼。

  他目光沉静,神色肃然,没有认为这是句玩笑或是谦虚的话,可也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大老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脸上露出几分踌躇来。

  大太太看着一笑,道:“老爷这是瞎操心呢!侯爷一向待人宽宏,说过谁的不是来着!”说着,她望得十一娘,“你在我跟前的时候,我也告诉你读了《女诫》、《烈女传》的。夫君谦和,你更要敬之。婆婆爱之,你更要慎之。不可持宠而骄,不可持爱而佞……”竟然训诫起十一娘来。

  十一娘自然恭身听着。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徐令宜就微微蹙了蹙眉。

  钱明立刻笑着打断了大太太的话:“岳母,我们这些陪客的昨天就空着肚子等这一餐,肚子里早唱戏城计了。您再训诫下去,可是受不了了。”

  大太太脸色微愠,其他人却笑起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钱明就拉了徐令宜:“喝酒去,喝酒去!”又对罗振兴道:“今天我们做姑爷的最大,你可别说你没好酒好菜。”

  又惹得大家一阵笑,气氛也活跃起来。

  大老爷、徐令宜几人就去了罗振兴处,十一娘则和女眷们一起留在了大太太处。

  丫鬟们在厅堂摆了张黑漆鼓牙桌。

  大太太就携着十一娘坐了位:“今天是姑奶奶回来……”

  二太太和三太太笑着一左一右地陪坐在了下。四娘挨着二太太坐了,五娘则挨着三太太坐了,三奶奶和十娘坐到了大太太和十一娘对面。

  大*奶就招呼丫鬟们上菜。

  五娘一双妙目骨碌碌地望着十一娘直转。

  与平时的朴素淡雅不同,今天的十一娘打扮得很华丽。乌黑的青丝梳成了牡丹髻,赤金镶紫瑛石的箍,碧玺石的宝结,赤金衔红宝石凤钗,大红遍地织金通袖衫,杏黄色绣梅竹兰襕边综裙。

  箍上的紫瑛石个个都有指甲盖大,宝结上的碧玺石大小、深浅不一,堆叠在一起却有种咄咄逼人的华美。还有凤钗口里衔着的红宝石,个个都有莲子米大小,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她眼底不由露出艳羡来。

  坐在她对面的四娘看着不由微微一笑,道:“五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十一妹,怕是侯爷欺负了你妹妹不成?”


标 签锦心似玉谭松韵钟汉良 谭松韵 钟汉良 徐令宜 罗十一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